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武书连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承认收取咨询费

“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制作的大学排行榜被指存在潜规则,中央编办昨向本报证实,该课题组所属单位“未经年检已作废”

本版5日刊登《大学排行榜真有“潜规则”?》一文,报道了成都理工大学曾于2004年和2006年两次邀请“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来校讲座,随后两次给武书连方面汇款数万元,此后该校在《中国大学排行榜》中名次上升的经过。报道见报后,迅速被100余家网站转载,并引起广大网友的跟帖热议。不少网友质疑,大学需要进行排名吗,我们需要怎样的大学排行榜?

晨报记者杨育才

“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制作的大学排行榜被指存在潜规则,本报记者昨日探访发现,发布大学排行榜的“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隶属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科学学研究所,属于独立的法人组织。而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昨日查询后答复本报记者说,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的确在此有登记,但“因为未经年检,已经作废。”

教育部表示 不支持搞大学排行榜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先后两次收取成都理工大学的“赞助费”,使得后者在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发布的《中国大学排行榜》中名次上升了14名。在一年一度的高考(微博)来临之际,大学排名的“潜规则”问题,再次引发了公众的广泛关注。昨天下午,武书连在向记者发来的书面回应中表示,成都理工大学支付给他的数万元是劳务性的“咨询费”而不是“赞助费”。

  新闻回放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5日对本报记者表示,教育部不赞成、不支持大学排行榜,坚决反对借此向高校拉赞助。

为大学诊断收取的是咨询费

近日,《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制作的中国大学排行榜被指存在潜规则,称不少高校出了一定费用,才使得排名上升。成都理工大学此前曾于2004年和2006年两次邀请武书连到校讲座,并为其支付相应费用。此后,成都理工大学在大学排行榜的排名有所上升。有人质疑,这种排名的变化是“赞助”的结果。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说,大学排行榜是一些民间机构的民间行为,教育部从未组织过大学排行榜的活动,也不支持搞大学排行榜,不赞成对高校进行简单的综合排名。

每年临近高考,各类“大学排行榜”的出现频率就会大幅上升,对大学排名存在“潜规则”的质疑也会随之而来。

“刚开始搞,教育部就不赞成”

续梅强调,教育部坚决反对排名机构对高校的拉赞助行为,坚决制止类似的贿赂行为。“教育部支持不久前南开、天大等高校拒交排名赞助费的做法。”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成都理工大学有知情者透露,该校先后两次向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支付数万元“赞助费”,使该校2年间在课题组发布的《中国大学排行榜》中名次上升了14位。

按照“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的说法,该课题组所做的中国大学排行榜起源于1987年。1987年9月13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科学学研究所在《科技日报》上以《我国科学计量指标统计的排序》为题,用3项权重相等的指标公布了对我国87所重点大学进行的排序。

据介绍,前不久,天津大学龚克校长、南开大学新闻发言人吴志成教授曾公开透露,曾有大学排行榜制作机构找上门来索要“赞助”,遭到学校拒绝。

成都理工大学和武书连对发生在双方之间的两笔费用都没有否认,但是对于费用的性质,双方都表示是“课酬或咨询费”。2004年5月23日—25日,2006年5月17日—19日,成都理工大学两次邀请武书连到校做讲座。

昨日,时任该所所长的蒋国华承认,教育部一开始就不赞成对大学排名,“当时把我们的人叫过去批评一顿。但我们认为对大学进行评价很有意义,他批评他的,我们搞我们的。”

“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认为 大学需要诊断和咨询

大学排名课题组成员在排名前到高校做巡回讲座,并收取高低不等的“咨询费”,这被许多高校老师认为是“半公开的潜规则”。

1993年6月30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广东分院武书连等在《广东科技报》发表了《中国大学评价-1991·研究与发展》,使排行榜系统化,开始每年连续发布,影响越来越大。

为了了解更加全面的情况,记者两次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采访了“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

成都理工大学的知情人还对媒体透露,学校邀请武书连做讲座,武书连主动提出做大学评价研究和讲课需要成本,同时也希望能把该研究完善深化下去,所以希望学校能给些赞助费支持一下。

  发榜所属单位已分成两派

武书连承认,他确实于2004年和2006年两次到过成都理工大学,接受过大学支付的咨询费。

在昨天下午发给记者的书面回应中,武书连解释说,发展中的大学存在对咨询的需求。“大学的书记、校长是人不是神,高校在发展过程中也会出现自己发现不了的问题。”

蒋国华告诉记者,“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隶属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科学学研究所,属于独立的法人组织。

针对收费后是否会影响排名次序的疑问,武书连回应:“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的指标体系是刚性透明的,即使对某所大学进行过咨询,也不可能修改名次。

武书连称,为大学诊断是很艰巨、很复杂、高度紧张且消耗时间的工作,需要付出辛勤的劳动。比照对企业的咨询费用标准和国外大学的咨询标准,中国大学支付的咨询费是很低的。很少有其他机构愿意并且有能力以如此低廉的费用对一所数万人的大学提供咨询。这种由长期科研劳动产生的报酬,与“赞助费”完全不同,“赞助费”不需要付出如此艰辛的劳动。

但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秘书长张乃剑表示,该院下属机构中没有科学学研究所,蒋国华早已不是该院的人员,武书连更不是。但两人依然“打着这个旗号。”

武书连说,在世界各国,能对企业进行诊断的机构很多,咨询费动辄上百万元。能对大学进行诊断的机构却极少,因为后者的门槛很高。如果咨询者的结论不能使大学信服、对其发展没有帮助,大学是没有兴趣的。“大学对发展中的咨询需求,过去社会看不到,通过我的诊断行为,已经证明了这种需求确实存在。我觉得,国家应当鼓励其他机构介入这一研究。”

支付“赞助费”后排名变化

对张乃剑的说法,蒋国华非常愤怒:“他才是冒牌的!”蒋国华说,他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的创始人之一。“现在法人证书和印章还在我们手里。”

“课题组没有国家拨款,作为经常性固定收入的版税和稿费,虽可以维持正常运行,但不足以使研究更深入。”武书连说,“我理想的状态是作为独立的社会评价机构,在专门研究经费的支持下(国家拨款和机构资助都可以),与我的团队一起,为包括考生、大学在内的整个社会提供免费服务。但是到哪里去找这些经费呢?在没有专门的研究经费之前,是否接受大学的要求,对学校提供专业咨询,最初是一个困难的抉择。反复考虑之后,我选择了逐渐放弃其他方面的收入,转而为学校提供诊断和咨询。”

记者昨天查阅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发布的《中国大学排行榜》发现,从2004年开始,成都理工大学的排名开始上升,2006年排在第93名,也是首次进入前100名;2007年,排第92名,随后开始下降,2009年跌至103名。

对此,张乃剑并不否认。他说,2006年起,该院的高层发生变动,但一部分原来的领导不同意交出法人证书和印章,“此事已经法院判决,要求原管理层交出法人证书和印章,但遭到拒绝。”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澄清 下属单位没有科学学研究所

有媒体认为,成都理工大学排名的上升期,正好与该校向武书连支付费用的时间基本重合。

本文由永利澳门平台发布于教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武书连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承认收取咨询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